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找回密码  注册
包子
论坛
bbs.baozi.su
论坛BBS首页大本营图片视频笑话社团联系我们
赞助商广告发布细则 电话89166258194(中) 84991302295(русский)
查看: 165|回复: 0

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先生死因之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8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 h# \$ f$ \6 U( |+ V3 l3 P; c* U
6 D2 k+ p3 c5 ~3 O* q9 e

往事不堪回首

            

--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先生死因之谜


8 @' j$ v( O( D: A1 V: L: Q

相声表演艺术家刘宝瑞,1968年秋不幸逝世,过去整整三十三年了。
- D, t9 ^' n- f& D! ~; z0 Y( w4 d
    从京广线一个名叫窦店的小站下车,东行,经冠名琉璃河的一个厂子(水泥厂?记不清了),就到路村。步行一个多钟头的路。

' q4 A9 L7 L6 O5 [) [$ l- C
    1968年9月,我随广播局专政队全体转移到路村,到了那里,才发现已有大批人马先到,尽是熟人,原来他们虽然没进专政队,早已在广播局各部门各单位的“清(理阶级)队(伍)”中立案审查,都是“未决犯”。
& F5 g! A! L5 ^( d, M
    被“清理”出“阶级队伍”的队伍越来越大。重新编队,我们原先的专政队就打乱了,我不知怎么跟科研所的朋友们分到一块儿去了。
; A, u2 O% U* b3 C) O1 T( Z
    有一天,从田间回来,一进村就解散,正往我住的院子走,又过来一支下工的队伍,走在最后的是刘宝瑞,脸色灰白,指着前胸对我说:“心口疼,实在干不动了,你给我说说。”他用期待的近似乞求的眼光看着我,没等我回话,就队去了。他佝偻着背,艰难地蹒跚走着。
1 J6 g! O6 i2 ~& A2 `; X
    我定在那里,想怎么办。刘宝瑞不顾“不许串连”的纪律找我说话,一是实在忍不住了,二是信任我,从1960年相识,有一阵成天一起整理老相声,至今也八九年了;在1968年这一届专政队,我当队长,劳动,生活,明里暗里有些照应,都是心照不宣的。

) }- F' H( l* |3 {* ]& o0 M
    但到路村,我不是队长了,又不在一个班里,我怎么替他说话?我是跟他一样的专政对象啊,还时时得提防有人打你的小报告。

: d- e- A7 G1 p- D" u& j/ h6 m
    想来想去,晚饭的时候我找到王决(注释1),他跟刘宝瑞比我还熟。他不会视刘宝瑞为偷奸耍滑,更不会说他装病……我说,看宝瑞那样儿,得让他歇歇工了。王决跟他在一个班里,也许能不露痕迹地向谁提醒一下。
$ X  C2 Z& f. n+ ~3 D
    夜里下起雨,天亮也没停,这样的天气照例是学习,想到刘宝瑞跟大伙儿一样不用出工,我心里也踏实了一点。说不定我们求情没用,老天爷才管用。
8 E# G! H0 E/ z
    出屋洗漱,发现刘宝瑞他们那间房子情况异常,小小骚动,却是无声的骚动。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告知“不许乱说乱动”的,平时便缄口不言,彼此不过话不打招呼。这个早晨,不但他们班里的人板着面孔,还有铁青着脸的“干部”出入。发生什么事情了?

5 _0 i, v9 q2 P1 |: u& `6 A* b% W


9 k- w6 c  Q5 G* H3 y早饭场上仍然鸦雀无声。但从别的班的嘁嘁喳喳里,模糊地听说刘宝瑞死了,——并且说是吃安眠药自杀的。7 I0 `5 v' ]& v. W) m
自杀,就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了。他为什么出此下策?要么是看不到前途,一死了之;但也许就是因为“心口疼”,又还得下地干活,难以忍受病痛之苦,自求解脱……8 k$ X5 ~# ~0 l# D% [
我仿佛又看到他那双凄楚的,绝望中残存着一线期求的眼光。像针扎着我的心。5 v$ B) C& a& M5 N, J
我辜负了他的信任。昨天我本该立马找到他们的班组长,或是他们原单位的“干部”,直截了当地建议,让刘宝瑞休息,不能再带病劳动;受审查归受审查,看病归看病,“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但我没有这样做。竟是因为自觉被专政的身份!这想法翻来覆去折磨着我。学习文件的时候一直神不守舍。
( d* t+ z7 n+ b+ c忽然通知我出去干活,班里只叫我一个,带上铁锨!1 Z# k" _6 k1 c/ s* G8 Z7 p* @
走过一片泥泞,到了生产队一块地边,原就低洼没种什么的地方,叫我们四个人赶在午前挖出一个坑来。& x0 J4 L4 J3 ?% G$ }+ C  H9 X" Z' @% ]
我看看王决,看看张品兴,大家就都一声不响地挖起来。只有下雨的声音,铁锨吃进土里的声音,带着泥水甩土的声音。雨水顺着衣领流过脊梁。一边出热汗,一边脊梁发凉。$ m/ {- H; w" B* A/ |& \6 ?2 F
任谁都没说什么。
( V. R) F) g8 T! ?' V  x 下午雨还没停。我们四个人又来这里。
8 X4 q$ {/ T) t9 z7 K" B5 R# @+ D6 H这坟坑朝村子一面,已经用淡蓝的塑料布围起半边屏障。7 m/ [7 I% G4 Z) i7 q5 {. ?
我们没有什么活儿了,修修补补,拖泥带水的也做不出什么样儿来。似乎只等把刘宝瑞的遗体抬下来葬了。
* C5 M" \) e7 ~+ A  R 等到下午四点钟。远远听见有一两声汽车鸣笛。广播局保卫处的老处长一行陪着一位客人来到。刘宝瑞的尸体也适时地抬来。那位客人是法医。人群簇拥着他麻利脆快地在蓝塑料障子里做了一套解剖动作,我们自然只能远远地望望,转过脸去,做出漠不关心的样子。9 ^2 l. k# ~' l" E4 \8 b! \4 D! H
    随后刘宝瑞入穴,劈里啪啦往他身上盖土,我内心总以为刘宝瑞会有知觉,土撂在他身上圪圪楞楞,不说打疼也会极不自在;但理智告诉我他不会感到什么了,现在这一切所要折磨的是我们。
, b" }. x) G% x2 V! {    等到泥土盖住刘宝瑞的尸体,看不见了,我们连忙加快节奏,好赶快从这次受罪的劳役中逃离。完全没顾上那边保卫处长、法医和其他“干部”们在谈些什么。# j# g: |8 `/ m3 p8 p6 O+ n
    在滤去了当时的雨水、仓惶、愤懑、恐惧、歉疚、恶心多种感觉以后,我记得我们看到一个瓶里装着一个脏器,那是刘宝瑞的胃,法医指出这个胃上有个穿孔,刘宝瑞系因胃穿孔致死,胃里没有食物也没有药物的残迹。) X7 I6 H6 \2 i9 x! u
    法医又被人们簇拥着,到村边上车走了。( n8 Q4 z6 o/ X8 ]8 w) |' g
    这里,保卫处的老处长见我们已把坟坑填平,痴痴地等候着新的指令,就过来安抚地说:“没事了,你们回去吧”,然后又正色警告:“今天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不许说出去!”; I4 Y; d, x& c/ m
    我们看到了、听到了什么?. I9 V" T+ C' s, M$ y6 g, Z% J
   刘宝瑞死而不能复活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吗?. n$ i. @4 V' Y) h
   当时,我回到自己的班里,果然没人问什么。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科研所的朋友对刘宝瑞不像我那么熟,何况“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这条保密原则,用在专政对象身上,分量更须加码。
# Y' H, G, |. G$ z, V6 P( N# L 1968年10月下旬,集中在路村的审查对象陆续撤去,最后我们这支专政队也“原建制”返城,只少了刘宝瑞。他留在路村了。“文革”结束以后,我离开了广播局。我不知道那里人们怎样议论刘宝瑞之死。& q# F+ i4 g" N4 r: s
三十三年过去了。不但刘宝瑞已缄默三十三年,当时主持处理善后的保卫处长也去世了,跟我一起参加挖坑下葬的,王决不在了,健在的只剩张品兴,我,还有一个人,当时印象不深,姓名失记。
( u0 J: f6 y7 T, D% ]% ~8 S1 J

我尊敬的丁一岚(邓拓夫人)那年也跟着专政队在路村。她去世前不久,在电话里还对我说起刘宝瑞之死,她记得张纪明在通铺上跟刘宝瑞紧挨着,他是刘宝瑞那最后一夜的权威证明人。+ e' C5 ?3 \, [
0 ?+ n. q5 k3 _7 }2 y

  J/ s. g/ E) e' k9 u9 a- T    我所尊敬的张纪明,1958年莫须有的“温邹张反党集团”中那个“张”,我原想就刘宝瑞的最后一夜找他问问,后来又想,老人已年近九旬,别再打搅他了。) o6 H1 O- l) Y8 p# [
/ Y2 l" Q" z5 I  _' [
8 B  E* }& b- d( C; M( X4 X
    另一位我所尊敬的老人陈庚,原广播文工团的领导,当时也跟专政队一起在路村。他前年告诉我,那个该对刘宝瑞之死负直接责任的人(他没说此人名字),也死了,死前总是梦到刘宝瑞。该是他自知欠了一笔生死债,内心惴惴,夜有所梦吧。真是报应。
, k; ^7 c0 J* k, ^7 K6 x0 K
" o' M9 D- F- K9 S

& }0 i$ |! a1 @- T4 |注释(1):王决,资深曲艺作家及研究家,“文革”前和“文革”结束后都在中央电台文艺部曲艺组,已故。早年参与过广播说唱团的创建,与曲艺演员们有良好的工作关系和友谊。
% n0 U2 f; A1 y& l
1 h7 o6 s7 I/ B* ~6 m' C. a: t- k

+ o1 R2 C& t( ], F8 u       据当时跟刘宝瑞头对头睡地铺的徐衡介绍:“这天,那个管我们黑帮队的郭XX忽然发现,就属刘宝瑞剥的棒子少。于是大声斥责之后,他就喊刘宝瑞站起来,又找来个大粪箕子,装满玉米,直到起了尖,让刘宝瑞背上,围着四五百人的大圈跑。那个专政的执行者,紧跟在后边,像赶驴一样,不断吆喝:“快跑,快点!再快点!还得快!”每当刘宝瑞从我身后过一回,就总先听见他“哼哧!哼哧”大喘气,随后,就是那个专政执行者的吆喝声,盖过了刘宝瑞的哼哧声……那时候,见专政的人也跟着来了,人们都赶紧干活。我心里虽然不是滋味,也顾不得体会刘宝瑞是啥心情了”
9 |1 L  H' G, }5 O, V$ Y& ?. C0 `% t# Y8 u; P/ ]( u. p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1 收起 理由
DOCTOR + 11 何止他一人,庆幸生在现在,且不是在北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联盟传媒-包子网 ( 桂ICP备13005068号-2 )

GMT+3, 2018-1-23 14:30 , Processed in 0.229321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论坛由联盟广告部提供技术支持与维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