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户中心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
搜索
赞助商广告发布细则 电话89166258194(中) 84991302295(русский)
查看: 697|回复: 0

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2 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G, O7 W& Y8 {1 R+ L; z6 o. P: S% x0 s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 u) ^/ M* J' ~0 o
  这个年轻人,真他妈只有十八岁?3 R0 p, Q% ]8 i) ?$ u
 司徒静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但是瞧见韩漠那双锐利的目光正盯在自己身上,他强打精神,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镇定一些:“韩漠,你这……这话什么意思?”$ n; |0 {* s; I/ Y. O" Q; c
  “我是好意!”韩漠不假思索:“我明白,司徒大人身在宜春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春这潭浑水,有时候总是免不了身不由己……多的事情,或许也不是出自本意。”顿了顿,继续道:“以前靠着贺家这棵大树,在我来看,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要在这边办好差,世家的力量……总是不能得罪的!”9 Q0 i! k, r5 c% @2 F
  司徒静狐疑地看着韩漠,不知道这个狡猾的年轻人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4 n$ t& C/ }3 D! U2 \) W  他现在是真的不小看这个年轻人了,在他一副年轻清俊的皮囊之下,有着可怕的智慧和心机,司徒静甚至觉得自己这些年真是白活了,也是经过阴谋斗争出来的人物,怎么招招都敌不过眼前这个小煞星呢?
5 o8 v8 s' Q5 J5 Q; i& S$ O) D  “大树烂了!”韩漠似乎在对司徒静教诲,又似乎在喃喃自语:“就该砍掉这棵大树,重新找一棵大树……至少找一颗更粗的树,那才靠得住,不是这样吗?”
3 ~( P5 \7 Y) l! v- u$ Q: @! Y  司徒静皱起眉头,压低声音道:“韩漠,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有什么话,痛快地说出来,在我的面前,你没必要装神弄鬼。这一套训斥人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人的把戏,你还没生出来,我就会了!”
5 w" v# x0 \1 H# J- o1 H& h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韩漠淡淡道:“站出来,将贺家的底给我抄掉……你知道很多事情,那是你活命的筹码!”
- V, o3 \$ p6 w$ I8 t  “抄底?”司徒静冷笑道:“看来你早就打算扳倒贺家了……!”6 U$ @5 [# {& p5 z# w
  “司徒大人比我更明白,我们的游戏……本就是你死我活。”韩漠冷然道:“我是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让你继续活下去的机会……你应该知道,我手中如今掌握的证据,即使没有你,要整垮贺家,那也是很容易的事情……除了萧家,我相信所有的世家都在等待着这些证据的出现!”
% r( p$ f8 t; {: a, W7 f7 ~: P  司徒静沉默了片刻,盯着韩漠道:“你是想分化我们?让我们自相残杀?”
( ~4 p5 a8 c* a- ]9 o  韩漠冷笑道:“笑话,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我用得着使用这一招?我刚说过,没有你,我依然可以很自信地搞垮你身后的大树。”6 a& i) @$ i! k' V1 d  p# {
  “那你为何要这样?”司徒静眼眸子深处,显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光芒:“为何要给我机会?”9 j( W" Y% B3 j" |# W( h6 P
  韩漠耸耸肩头:“没什么,只是觉得如果这次给了你机会,你以后或许会回报我……很现实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没有目的地给你机会。”' i  d% i# W, o$ q1 @2 g
  “回报你?”司徒静无奈地笑了笑,“韩漠,贺家倒了,你以为我还有能力回报你?我确实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实知道贺家不少事情……但是贺家也知道我许的事情,我固然可以抄他们的底,但是……他们同样也可以回头咬住我……这件事情真要闹到最后,我就算能保住这条性命,但是这位置,却是不可能再坐得住,这一点,你比我更加清楚!”! f3 x$ y3 X$ i# s! L
  韩漠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先保住命……其他的,后面再说……你该相信,我韩家有能力保住你的命!”( D" N8 l* o, i
  司徒静看着韩漠,又是一阵沉默,终于道:“韩漠,你……真想帮我?”
, D( D& V" o, J1 `' p4 y4 M7 R3 E  “是你自己帮助自己!”韩漠端起茶盏,品了一口,只觉得这茶果然是醇的很,那股股浓郁的茶香味,让他的心情很舒畅。6 X0 W4 ~8 ?( a2 N4 E* ?
  司徒静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开始在并不宽阔但很精致的雅居之内来回走动着,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7 W( y7 o( M6 l# B  D. O  他忽然停住步子,转身盯着韩漠,低声问道:“萧家……我怎么办?”9 J7 ~8 [; ^5 H8 X" ~) h4 z1 P$ K
  这话若是不明白的人听见,会觉得前言不搭后语,但是韩漠明白他的意思。
$ K7 o5 z' B9 x& W8 Q( M  萧家和贺家不管是否有分歧,但终归是同盟,如果司徒静真的帮着韩漠抄了贺家的底,到时候贺家倒台,那么萧家将是一个怎样的反应?对于出卖了贺家的司徒静,萧家将采取一个怎样的手段?6 S1 A7 a/ t# k) k& \. e, v
  司徒静不得不担心这一点。
8 A/ _2 e, d+ a8 P! v  他说这句话,已经表示了他对韩漠的妥协,他可以出来反叛贺家,但是……韩漠必须给他一个承诺,必须承诺要在萧家的打压下,韩家必须保住他。3 _' I. s# x- m; `  y1 ^8 R; z: C
  “你想得太多了。”韩漠淡淡道:“那是后面的事情。”
# |# B3 V9 z$ v, D$ |6 p  司徒静不甘道:“但是对我很重要……你必须给我一个承诺……!”
% k/ t) I) p9 d! y" q3 h* X  韩漠声音冷起来:“我从不给人任何承诺……你可以赌一赌,如果你继续抱着贺家这课烂树,会有什么结果……砍掉它,又是一种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但是你可以赌一赌的……!”他脸上显出轻蔑的笑意:“司徒大人如今好像也只能赌一赌了……我希望你不要押错注!”! |9 |7 D5 h, G& w6 o; r  D0 E% z# K
  他站起身来,背负双手,缓步走到雅居的门前,忽然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走回去将那一杯茶一饮而尽,舔了舔嘴唇,赞道:“好茶!”再不多言,丢下目瞪口呆的司徒静,打开门,走了出去。: C# {6 ]# P! i" A9 t
  门外,薛绍就在不远处等候,见到韩漠出来,薛绍快步上前来,恭敬道:“大人,城里的贺家长老……都被我们请来了,一个不少!”
2 e# B' Y  @$ W5 b; e  韩漠很欣赏这个“请”字,笑眯眯道:“老人家这天还没亮就被你们叫起来,是不是……很不开心?”
" g& M$ c  k3 n  t( h* ?  薛绍自打韩漠回来,整个人看起来已经精神许多,恢复了往日的勇猛气魄,笑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笑道:“总有些不愉快的……不过这些长老们懂事,他们看到我们手里的刀子,就很规矩……!”
/ Z4 D1 }4 y+ P. V$ ^" N; i* d- C  韩漠点点头,笑道:“吏部的官员们,是否都已经过来?”! l4 W0 ]  G7 G/ H9 E0 a9 \
  “是!”薛绍回道:“吏部的官员和贺家的长老们,都在春园正堂等候!”
5 s$ @# Q8 N- k' ]- c+ L% Q  韩漠背负双手,抬头望天,黎明的曙光已经开始降临在这片古老的东方大地之上,晨曦的空气,清新无比。
, H- }- ?- Y4 n: \' B1 d2 N: y  “去请贺大老爷!”韩漠抬步往前走,“让他激动不已的礼物,总是要让他看看的!”
) v" Z" o: y6 x
- l2 ^  |6 R& ~# z  第四一七章   长老官吏一堂戏
. T/ g$ C- w* }; ~/ x  v  春园是整个夕春城最奢华最大气的庄园,它的正堂自然也有着相称的气派,宽阔大气,摆设着各类奢华的装饰,正座之下,两排奢华的金丝楠木大椅子相对排开,古色古香,正堂之中甚至还漂浮着檀香的气味。* B% Q1 X3 k+ K
  这处正堂,韩漠初来夕春的时候,还曾用来为他接风洗尘,也正是在那一天,就在这处正堂中,韩漠看到了艳雪姬身着金色紧身衣,在堂中如飞天妖姬般性感曼舞,那是让他很难遗忘的一个诱惑场面。! r8 x9 [3 ]* V8 q
  檀香飘动,可是这股子香味,并没有让正堂中的这些客人们平静下来。9 f. K0 Q' X( Q4 b) a! ?
  贺族的六位长老,大灾一起,早就躲到了夕春城这边来,不过这阵子他们倒也是过得很安逸,并没有因为洪灾让他们过的不舒服。! b/ k4 c1 a1 H0 B' O! [
  但是今天,他们却很是不舒服了。, d3 }* e$ [( U5 u/ N! D
  被人惊扰倒也罢了,关键是从热腾腾的被窝里被逼起来,更是被带到春园里来,让他们愤怒之余,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 d7 Z2 j& {. A7 u  御林军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这大清早天还没有亮,他们是要干什么?
2 O) ]# i) B$ }+ c  坐在他们对面的五六名吏部官员,虽然神色各异,但是在这些官员的心中,那都是对贺家大大不满,自打进入宜春以来,贺家处处与苏克庸为首的吏部官员打擂台,吏部官员的处境也一直不好,所以无论是不是隶属于苏家的官员,内心里都是极其不痛快的。/ Y  j0 o1 f* ?1 v, i' |) h
  苏克庸的死,更是让这些官员们对贺家恨之入骨。4 o4 D2 K* \! l* O- B4 ]" H
  他们都不是白痴,虽然无法证明苏克庸真实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但是他们能够感觉到,在韩漠失踪贺家发动反击的这一时间内,一向刚直的苏克庸不明不白死去,那中间肯定是有猫腻的。5 ^3 j$ S, k2 ~# Q& {8 V
  畏罪自杀?
/ l' ^' w. m( q  正像韩漠所杀,这四个字,何以服天下?. A0 `4 `' H. W2 _$ I" p  U
  而贺族的几位长老,对吏部官员,那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吏部官员前来宜春郡,实际上的目的,就是为了搞到宜春的一些世家地方官员,目的清晰明了,这无疑是动摇贺族根本的事情,所以长老们一个个大腹便便地坐着,但是那一双双看起来有些昏花的眼睛,却都是不怀好意地往吏部官员们的身上打量着,偶尔双方的目光一接触,却都不移开,互相对视,火药味十足。
6 \4 W/ k. ?5 ]. Y2 Q4 ~  不过除了双方的敌意,在这些人的心中,更关心的却是接下来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 U. a* o6 D/ [, @4 g9 p/ d- u6 R  春园之内,处处都是御林军的身影,据得知,城守军刚刚封城,城内戒严,一片肃杀之气,这让并不了解今夜事态的众人都有些茫然。
, @; M+ K1 _  |8 u& i  ……
1 A5 c; E5 W+ f% T, t" w/ n8 E  “监察使大人到!”
6 [3 X: e7 r5 P2 C% m  “郡守大人到!”
& I. k' X6 z3 T9 T  “韩将军到!”8 o' H; g- T$ {
  门外连续传来高喊声,从正门外,一身官服的监察使凌磊第一个进门,在他左右,一个是一身甲胄戴着豹头甲盔的韩漠,另一则是神情有些黯然的郡守司徒静。
$ X3 ~+ y' z1 j6 i* [, J* a9 S8 A  “见过凌大人!”堂中的吏部官员们和贺族长老们立刻起身来,纷纷拱手相迎。
- G) w$ a9 h: v. J; t, }: d  贺族长老对于韩漠,自然是存有敌意,而吏部官员对于司徒静那也是一腔怨怒,但是这位监察使大人,双方倒是没有什么不满。
0 g/ o) F! U' d" Q  凌磊也是拱了拱手,一边是吏部官员,另一边虽然只是普通百姓,但这一群百姓可是贺族长老,属于有着尊贵地位的白衣之身。
0 z3 @% {! _/ O% e5 _  凌磊还想让韩漠坐主座,却被韩漠拉着手臂,让他在正座坐了,而正座左右的上首位,各有一处空座,韩漠在吏部官员这边的正上位坐了,司徒静在长老那边坐下,与韩漠相对。
$ x* x2 ~7 E0 z' i9 T6 t' f  “凌大人,不知大人召唤我等来此,有何吩咐?”坐在司徒静下首的一名贺族长老率先起身,拱手问道。
4 L2 x1 z, x8 j9 Q4 E  这位是贺族的大长老,在贺族是很有地位的人,威望极高,年过七旬,须发皆白,但是看起来身体还不错,一大早“请”过来,也看不出他身体有何不适。
* [5 @6 s) n$ p$ [. U0 s0 E: b4 m  凌磊神情有些尴尬,这哪是他召唤过来,不过是韩漠打着自己的旗号将这些人召唤过来罢了。) F( X  ^1 e8 k
  “韩将军,那个……那你来说!”凌磊看着韩漠,客气地道。
2 j- P3 `* n& s  韩漠也不客气,起身向凌磊拱了拱手,瞥了对面的司徒静一眼,只见到司徒静正靠在椅子上,似乎在想着什么,神情看起来有些呆滞,淡然一笑,大声道:“首先,本将要向诸位长老和大人们说声抱歉,惊扰你们的睡梦,实在是对不住了……不过,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发生,在座诸位也是如今夕春县这边能够商议大事的人物,所以……为了百姓,诸位也只能辛苦一些了!”
$ \% p5 s# X/ ?$ h  大长老自以为很有身份,望着韩漠,苍老的嗓音很不客气地道:“十万火急?韩将军,自打你们这群人来到宜春,每一件事儿都成了急事……老朽倒想问问,你们御林军到这里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党委书记赵永东里来,究竟是来做什么的?”5 M4 H- j  c# ^/ y. v
  韩漠淡然:“您是贺族的大长老吧?”0 b; Q9 _4 _4 n5 j9 Z/ Y5 g; w
  “老朽正是!”
& z1 r8 J* X. e: j  “大长老,监察使大人和本将请你们过来,并不是让你们过来问问题……只是让你们过来商议一些事情,又或者说,让你们知道一些事情而已。监察使和本将在没有发问之前,你们……没有资格提出任何问题!”韩漠神情冷峻,在他的眼里,面前的所谓大长老,也不过是一介白衣而已。# l$ L1 b: k. K7 ~: q+ _/ r
  大长老一怔,他还真没遇到过有人这样跟他说话。
, L1 B1 e7 H# U" g2 ]4 C2 r  他是贺族大长老,在这片土地上,谁见到他不是恭恭敬敬,就算是家主贺庆之还有大老爷贺学之,见到大长老,那也是客客气气,不敢有丝毫的亵渎。
* z" _/ C' Y9 I  谁知道这个黄毛孺子般的年轻将军上来一句话,就毫不客气地这样冷语相对,这让老人家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喉咙卡住。5 @+ {& K9 s, b5 i5 Z( l: ^
  旁边立刻有一名长老叫起来:“韩将军,你怎么说话的?这是我们的大长老,你……你真是毫无礼数。韩家的人,都是这般蛮不讲理吗?”, Z# Q- ~' k7 w# U5 P1 s
  韩漠淡淡道:“要讲礼数,回头我再和你们讲,现在可不是讲礼数的时候。”
( _6 H1 W9 w8 _  J! U  `$ `  这帮长老那都是倚老卖老的范儿,并不清楚当下形势的这帮老家伙,岂容一个年轻晚辈放肆,立刻有人起来指着韩漠道:“好小子,你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你可要知道,就是你的父亲……甚至是你的爷爷到了这里,也得对我们客客气气。你是……是了,你是韩正坤的孙子吧?你爷爷我是见过的,当年我们和你爷爷还在一个桌子上喝过酒,你对我们这般无礼,若是被韩正坤知道,有你的好果子吃。你不懂礼数,你们家那老家伙总该懂吧?他就没教你如何尊老?”
- {2 n5 _8 n$ t( h5 e4 ?- o" t  韩漠面无表情,平静道:“我爷爷教我最多的,不是如何尊老,而是如何忠君!”对于韩漠来说,他对韩族那帮老古董都不怎么留情面,你们贺家的老古董,他更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0 }/ k6 Y8 C5 g6 X. J2 e  还有其他长老要说,韩漠哪愿意和他们就“尊老”这个问题纠缠下去,抬起手,沉声道:“诸位长老,贺勉这个人,你们该知道吧?”
% {% F7 _, L$ g: m  众长老面面相觑,然后将目光投向一人,那人亦是一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联盟传媒-包子网 ( 桂ICP备13005068号-2 )

GMT+3, 2018-5-27 22:47 , Processed in 0.20935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论坛由联盟广告部提供技术支持与维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